06.說謊


牆上古老的掛鐘在深夜中敲了十二下,本就沒有熟睡的六道骸在噹噹的鐘響中驚醒。眨眨異色的瞳孔,六道骸看向時針分針都指著同個位置的掛鐘,微微一嘆。

這是他第幾次的晚歸呢?六道骸的心問著自己,卻只換到一個令人苦笑的數字。
他真的不知道一切為什麼會演變成這樣。記得剛住在一起的時候,他們總是做甚麼都在一起。偶爾六道骸會因為工作繁忙,所以會扔下他一個人守家,而那時的他也總是笑笑的對著六道骸說沒關係……直到後來有一天,六道骸回到家、發現他不在家以後開始,一切才開始慢慢的變調。
一次兩次三次,像是在比賽誰比較晚歸一樣,這個家逐漸失去了剛開始的溫度……而等待的人,也在不知不覺中從他變成了他。
現在想想,他說沒關係時的微笑,好像有那麼一些哀傷。

坐在沙發上,客廳裡只有六道骸為自己開啟的昏暗小燈,這種獨自一人的孤寂感,真的很讓人難受。而這種孤寂感,他感受的比六道骸還要多次。所以六道骸只能苦笑,然後像是彌補般的、盼著他。

其實。
六道骸知道的。知道他去了哪、知道他在哪。只是,無法去找他。也不願意去找他。

光悄悄的從窗戶透了進來,牆上的鐘緩緩的移動著,看樣子今夜又等不到那個他回來了……
悠悠的嘆息在空中散開,六道骸坐在沙發上,神色憂傷。

而不知不覺中,天已亮。

喀。
鑰匙轉開的門鎖,六道骸的雙瞳緊盯著緩緩被推開的大門不放。

「……咦?」澤田綱吉愣愣的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六道骸,有點訝異有點不解。「骸,你怎麼坐在這裡……你該不會整晚沒睡吧?」

六道骸靜靜的凝望著那張熟悉的臉龐,良久過後,才輕輕的搖頭。「我剛起床。」

「喔」像是了解似的點點頭,澤田綱吉輕易的相信了六道骸的謊言。「我整晚沒睡,超累的,先回房間去睡了……」

「……為什麼整晚沒睡呢?」六道骸輕輕的啟唇,那好聽的嗓音、不帶波動。

「啊?」澤田綱吉愣了愣,像是不知道六道骸為什麼突然這麼問一樣。「我去山本那裏弄東西啊……怎麼了嗎?」

淡淡的苦笑,再次攀上六道骸的嘴角。「不,沒甚麼」

「喔…那我去睡了喔?」澤田綱吉偏偏頭,望著六道骸。
六道骸點點頭,沒有再開口說話。

澤田綱吉踏上了樓,進了房。而客廳內,重新剩下一個他。

很久很久以後,六道骸有了動作。
六道骸抬眸,直直的、望著樓上,像是喃語一般的開口。

「你的理由每次都是去山本家去獄寺家,其實根本都不是……為什麼你不老實說?只要你老實說,我根本就不在乎的」紅藍色的眼中,閃過濃濃的痛苦。
六道骸輕輕站起身,踏著輕輕的腳步,像是陌生人一樣走向大門,「我一直以為我會是你的肩膀,可以讓你依靠……可是,看樣子你的肩膀不是我」
修長的手握住了門把,六道骸低低的嗓音,依舊是那麼的輕。「我不想再聽你的謊言了,既然在我身邊,你不快樂……那麼我們就分開吧」

門開啟,六道骸輕輕的對著空蕩的空氣,啟唇。
「再見了,我最愛的綱」



-fin-
創作者介紹

一滴眼淚,就是全世界

mukuro110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