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學姊超搶戲角度存在
>> 如無法接受請點上一頁離開
>> 若需眼藥水胃藥請洽櫃檯領取

「所以當你們看到這種題目時,就要代入這個方程式,接著將X代入Y……」炎炎夏日,妳坐在教室中有點昏昏欲睡,可是台上的老師卻彷彿沒有受到天候影響一樣的滔滔不絕。

今天是二年級的教學觀摩日雖然跟你們無關可是三年級的卻被勒令要表現出好的一面,好讓二年級的學生家長覺得這所學校還是有所謂的好榜樣。

因此不管妳再怎麼想睡也只能挺直腰桿,抬頭裝作認真實際上卻在胡思亂想的樣子盯著講台,目光偷偷轉向一旁的友人,赫然發現他既然在桌子底下偷偷用手機傳簡訊給他就在同間教室只是距離他有三個坐位遠的阿娜答。

至於為什麼會知道是因為妳發現到友人的阿娜答也拿著一隻手機在課本後面按按打打。

於是妳有一點不平的偷偷丟了一塊橡皮擦,不過準確度需要訓練因為妳竟然將要丟向右邊的橡皮擦丟到了左邊因此直接摔出窗外。

「啊!」妳慌張的拍桌子站起來。

「桐谷妳會是嗎?那上來解題」老師熟悉的嗓音敲打著妳的耳膜,妳張了張嘴卻不知道該怎麼辦只好哭喪著臉走上台。

友人跟他家阿娜答還丟給妳一個幸災樂禍的眼神。

可惡。妳憤恨的握緊了手上的粉筆。
力道過大的字跡在黑板上畫出一點白色。

×

妳彎著腰在草叢中摸摸找找,就是希望可以把今天不小心扔出來而且還是這個月新買的第三塊橡皮擦找到。

丟三落四這個壞習慣真不知道妳甚麼時候才會改掉。

「可愛的碧洋琪寶貝,妳是特地來找我的嗎?」

有個感覺還滿變態的聲音從妳頭上的窗戶傳出來,記憶如果沒有出錯或者喪失的話那扇窗戶裡面應該是所謂的保健室。

據說前陣子來了個變態保健老師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妳是個身體健康一年到頭不會感冒超過五次的健康寶寶所以對於這方面完全不了解。

偷偷抬起頭,眼睛偷偷的往內望著。

白色是每個跟醫療有關係的特定色調,所以妳看見的是白色的床白色的枕頭白色的布簾…還有那個有著黑色章魚頭的白色衣袍。妳敢用那塊不見的橡皮擦發誓那個黑色章魚頭一定就是女同學們近來口傳的變態保健老師。

「我是來看隼人的」女人的聲音吸引了妳的注意,妳這才發現到在保健室裡還另外有個美麗的女人站在那裏。

「他有甚麼好看的?碧洋琪寶貝妳就直說是來找我的就好啦!」

磅。

妳看見那個有名的變態保健老師被女人用冒著紫色煙霧的不明物質砸中臉龐,然後像快要煮熟的蝦子一樣倒在一旁抽蓄。

媽媽這一招好強她如果學起來的話以後遇到討人厭的歷史老師就可以一把砸上去了。

「誰在外面?」女人像是有靈犬萊西的鼻子一樣一把推開窗戶然後看見了正在偷看的妳。

妳尷尬的指著腳底下的草皮。「我、我來找東西」

女人還沒有回答妳,就只見那個變態保健老師復活過來,衝著妳露出一抹笑容。「這位小美女在找甚麼?可以跟哥哥說,哥哥來幫妳找」

望著那放大嘟過來的臉,妳不知道該逃還是該尖叫。

磅。

妳這是第二次看見變態保健老師像蝦子一樣倒了下去,口中還在喃喃念著「碧洋琪寶貝妳好殘忍」

女人又將目光投了過來,妳眼角餘光瞄到腳邊的橡皮擦,立刻用光速撿起然後朝女人行了個九十度禮接著狂奔而去。

後來妳才從友人口中知道女人是那個不良少年學弟獄寺隼人的姊姊。
而且還跟變態保健老師有著曖昧不清的關係,好像是變態保健老師單方面的追求吧。

妳瞪著口中正喝著綠茶的友人,有點不能理解這個跟自己同樣是苦命三年級的傢伙為什麼可以對學校八卦這麼了解。

「當然是我厲害啊!」

妳有些悶悶不樂的拿起檸檬紅吸了好大一口,然後有點故意的問著友人總不可能連學校最有名而且就落坐在隔壁班的雲雀恭彌都可以那麼清楚吧。

沒想到友人竟然給了妳一個大大燦笑說他也知道唷。關於雲雀恭彌的八卦。
結果是妳吃驚的把口中的檸檬紅噴到他身上。

不過這不是這次故事的主軸。
所以你們的對話下次再來談論。

×

妳喜歡在放學後背著書包在街上閒逛。
畢竟年紀大了甚麼樂趣都被人生磨個精光……這是甚麼糟老頭的想法妳暗自吐槽自己。
只不過是因為友人跟他家阿娜答要去唱甚麼歡樂KTV,然後把妳像趕走一樣噓噓的揮走。

妳開始考慮要不要上次路過的那間黑魔法店買一個詛咒娃娃來咒自己友人情路不好走。
可是聽說擋人情路的會被狗咬所以妳還是作罷。

「前面那個美麗的小姐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喝杯茶啊?」
「這位少女真是美麗啊,願不願意陪我去逛街吃頓飯?」

聲音很吵很耳熟。
妳抬眼望去,果然是今天才看見的變態保健老師。

正在四處的搭訕著呢。

轉動腳步,妳打算走另外一條路,以免自己遇到甚麼變態大叔的魔爪。
……真糟糕,保健老師的形象在妳心中似乎越毀越糟。

「親愛的碧洋琪寶貝~~~~妳終於來了~~~唔撲!」好親暱好熱烈的歡呼,可是今天看過保健室內狀況的妳已經可以知道那最後的唔撲從何而來。

「不要纏著我你這死變態」
「碧洋琪寶貝妳不要害羞了,來親一個吧……呃啊!」

……這是不是就是所謂的一個願打一個願挨呢?妳側著頭,有點好奇的想。

「碧洋琪寶貝~~」
「走開!!!」

身後的背景音妳已經不想管了。反正走遠就聽不見了。

×

鬧鐘在六點半準時響起。
妳用力一掌關掉了它。

眼神迷濛的望著,好像還沒有醒過來一樣。

床前的牆上貼著今天的課表,這是為了讓妳不要忘了帶今天的課本。

啊。今天有家政課。
友人的可靠情報指出今天的家政課老師是找外校人士代替。

不過那又怎樣。
妳的家政從來就沒有到達甲。

×

看到女人踏進家政教室的時候妳有點怔然,因為那就是妳之前一天見了兩次被那個變態保健老師緊緊纏著的漂亮女人。

原來她就是今天的代課老師。

「料理就是為了做給心愛的人吃的,所以只要是用滿滿的愛做出來的,愛人就一定願意吃下去」女人站在台上笑得很溫柔,不過妳看著女人摸過的食物都開始冒出那天砸在變態保健老師的不明物質一樣的紫煙。

妳吞了吞口水,總覺得這堂課有點令人不安。

事實證明妳是對的,因為後來妳家友人拼命抱著肚子喊痛,只因為他吃了他家阿娜答做出來的愛人料理。

如果妳沒記錯的話友人家的阿娜答好像還特別去請教過女人很多問題,因為她本來就不是個擅長料理的女孩。
不過這下子,恐怕由原本的不擅長變成極糟糕。

偏偏友人愛面子(妳後來才知道主因是保健老師不醫雄性動物),硬是不肯到保健室拿取胃藥,基於那一點點的友情,妳只好代替他上場。

輕輕敲了敲保健室的門,可是裡面卻沒有任何回音。
難道是變態保健老師不在嗎?那這可是大好機會,妳推開門,打算自己進去拿胃藥。
反正藥罐上面都會寫名字沒有差。

「妳來拿藥嗎?」才剛踏進保健室,女人的聲音就響起,妳轉頭過去果然看見前幾天的美豔女人今天的代課老師坐在潔白的病床旁邊。

「呃嗯,我幫朋友來拿胃藥」

「喏,給妳吧」女人扔了一罐藥給妳,妳愣愣的接下,然後愣愣的點頭道謝。

「唔呃……」
「躺好」

床鋪上的人是誰妳看不清楚,那被白色布簾蓋住了。但是妳看見床尾的黑色鞋底,嗯嘛好像是變態保健老師在穿的那一雙。

妳退出保健室,正待關上門的時候看見桌上擺著一盤空掉只剩紫色渣渣的東西。
沒記錯的話那個好像是你們今天做的點心殘渣。

不知道為什麼妳突然想到今天家政課時女人說的那段話。

只要是用滿滿的愛做出來的,愛人就願意吃下去嗎?

好像真的是這樣沒錯呢。妳微微的笑了,然後突然想到還要拿胃藥回去給那個跟變態保健老師有著同樣遭遇的友人吃。

FIN.

兩千八百一十多字。囧
首次挑戰夏碧就有這種字數,我該不該笑啊?(被毆飛)
雖然內容不怎樣,可是我好努力了(再被毆飛)
希望看完的人給我一些感想哩(死)

創作者介紹

一滴眼淚,就是全世界

mukuro110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月月
  • 學姐 什麼叫戲份很重啊
    這篇根本就要改名叫「學姐的一天」了嘛 哈哈
  • ˙3˙
    甚麼學姊的一天嘛
    這裡面也是有醫生跟大姊談戀愛的畫面(應該有吧)

    mukuro1105 於 2008/08/17 23:24 回覆

  • + +
  • 我是看到一半的珈珈..
    為什麼雲雀的下次再講ˊˋ
    害我的心整個涼了(泣)
  • 因為這個是夏碧嘛XD
    雲雀會出來啦啦啦
    我要寫8018 喔呵呵XD

    mukuro1105 於 2008/08/18 23:42 回覆

  • + +
  • 我是看完全部的珈珈
    我只看到學姐..
    沒看到妳所謂的夏碧XDD
  • 明明就有XDDDD
    你們都故意欺負學姐喔XDDD

    mukuro1105 於 2008/08/18 23:42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