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藥可以忘了憂愁,可以阻止心煩。
但是,卻讓失去憂愁的心化成空洞。

那是愁上加愁。
嘆悠悠,淚悄悄隱於心頭。

深深的一句嘆息。
其實是來自不安、來自恐懼。
我究竟甚麼時候起,開始害怕相處?
我究竟甚麼時候起,開始拒絕交心?

想起笑傾三國中司馬昭對元姬說他害不害怕的那一段。

他說,以前他有姐姐,所以害怕姐姐消失,後來姐姐離開了,他便不害怕了。
而現在他又有了元姬,所以他又有了害怕,害怕元姬消失、害怕元姬不愛他。

是了。我也怕。

我有在乎的朋友,那是我重要的人事物,所以害怕被遺棄在角落。
害怕一個失言傷到了人,我是怯懦的,我是膽小的。
請不要因為我成天帶著笑,就認為我沒有畏懼,好嗎?

其實我,比你們所想的還要膽小。

所以拜託,想說甚麼就說出來。
…我不想一個人躲在一旁,揪著一顆心,胡思亂想,讓愁更愁。

mukuro1105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