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並盛中學新的一學期感覺相當熱鬧,因為新進來很多不解世事的單純學弟妹。
  甚麼事情都不懂甚麼事情都不明白正好是甚麼都傻傻的那一種年級。
  不過再怎麼不懂事大家也知道看到某個穿著黑色外套掛著紅色臂章的傢伙要快速

閃避的道理。

  --雲雀恭彌。並盛帝王是也。

01.18
  雲雀恭彌的恐怖是眾所皆知的。
  群聚咬殺。草食動物咬殺。吵鬧咬殺。
  反正不管怎樣都是咬殺。

02.
  妳抱著手上的便當蹦蹦跳跳的往頂樓方向走去。
  聽社團學姐說過學校景色最好的吃飯地方就是頂樓,所以妳想要到那裡吹吹風順

便想著要怎麼跟班上都還不熟的大夥打交道。

  雖然留在班上跟那些女生一起吃便當是不錯的決定,可是妳覺得午休就是一個私

人的時間,所以還是給妳一點寧靜的時間吧。

  往頂樓跑去的妳忘了社團學姐曾經在那段話的後面告訴妳雖然那裡景色最好但還

是別上去的好。
  因為那裏是並盛帝王的居留點之一。

  妳愉快的跳上最後一階,纖白的手掌握上冰冷的握把。

02.66

  喀啦。
  轉動門把。
  同時的。

03.

  妳抱著懷中的便當,對於出現在妳面前的人吃驚的張大嘴,一點形象也沒有了說

真的。

  雲雀恭彌背著光,高向下一臉的平淡無波。
  不過這總給人一種暴風雨前寧靜的恐怖錯覺。

  「妳是誰?」冷冷的聲音敲打住妳的耳膜,妳好半晌才將自己驚訝到跑到外太空

的魂魄抓了回來。

  「伊、伊、伊藤由佳」吞了吞口水,妳覺得自己現在好像是被貓盯住的老鼠,等

等這個比喻好噁心換成被蛇注意的青蛙好了。

  「一年級?」妳聽見問句,然後大力的點了好幾下頭。

  雲雀恭彌沒有繼續說甚麼話,只是感覺起來像難得的善心大發從妳身旁走了過去

  接著妳像是腦袋斷了筋一樣的衝口說出一句話。「雲雀學長,頂樓舒服嗎?」

  雲雀恭彌在倒數第三階的地方停下,抬頭、看著站在高處的妳。
  嘛,跟剛剛的情況好像相反了過來。

  妳抱緊懷中的便當,心臟噗通噗通。

04.

  「還不錯」

05.

  妳的臉頰紅豔豔的,與其說好聽的是蘋果紅還不如更貼切的說是像煮熟的蝦子一

樣。
  那天的便當妳根本就忘了是甚麼味道了。連有沒有吃都忘了。
  畢竟所有的記憶都定格在那一天,樓梯上,高與低的對話。

06.

  幾年過去了。
  妳後來也是有幾次抱著便當到頂樓上去的情況。
  只是卻沒有那個運氣在遇到那個高高在上的並盛帝王。

  好不好笑?
  同校這幾年,妳卻只跟他見了一面。
  多麼神奇的事情。尤其是在他年年都亂挑年級念的情況之下。

06.55

  其實說真的。妳有點失望。

07.

  坐在靠窗的位置,妳玩著手上的櫻花瓣,有氣無力的。

  「思春嗎?」好友拿著飲料,另外一隻手指戳上了妳的額頭。

  「才沒有呢」妳鼓起腮幫子,有一點不滿的感覺。

  好友聳聳肩,大辣辣的坐在妳的桌子上。「三年級的畢業典禮快到了耶」

  「嗯、我知道」妳點點頭,不過那跟妳沒有多大關連,頂多就是代表你們要升上

三年級要換你們當苦主了而已。

  好友像是藏著甚麼秘密似的低頭看著妳,嘴角邊的笑容好像有那麼一點欠揍。「

聽說,今年學長會畢業喔」

  ……有哪個學長不會畢業的這不是天大的笑話嗎?妳不禁賞了好友一個大白眼。

  「欸,妳不要告訴我妳不知道我說的學長是誰」

08.

  妳突然想到。
  那個從來沒畢業到處亂挑年級的學長,是誰。

09.

  妳踏著慌張的腳步奔上通往頂樓的樓梯。
  來了好幾次再也沒遇見過那同樣一抹身影的妳,其實早就已經放棄了再次見面。
  不過,這次妳卻十分希望他會像那個時候一樣同時跟妳轉動門把。

  喀啦。
  妳轉動門把。

  空盪盪的一片。
  依舊是失望。

10.

  那原本抱著的希望到底是甚麼?
  想問原因,還是、想再說一次話?

10.69

  問題,無解。

11.

  「……雲雀學長……」有意無意的,輕輕喃語。

  「幹嘛?」

  突然有人回應妳的呼喚,讓妳著實的嚇了一大跳。
  只差沒有像漫畫卡通那樣嚇的摔倒在地來表示妳的驚嚇程度而已。

  轉頭過去,果然看見的是黑色外套紅色臂章映在妳視網膜上面。

12.

  「您、您、您在啊?」不知不覺中,用上了敬語,是太緊張的關係吧。

  「嗯」對方回應的口氣是淡淡的。

  妳慌張的吞了好幾口口水,總覺得有很多的話想要說出來,可是卻又不知道該怎

麼開口說出來。

  就像梗在喉嚨裡的魚刺一樣,想吞又吞不下去想吐又吐不出來。
  或者是在大廳廣眾之下反胃可是不知道該怎麼吐出來總不能叫妳吞回去吧的那種

感覺。

  ……這是甚麼糟糕的感覺啊。
  妳對於自己混亂的腦漿有很大一點的頭痛。

  「不大不小剛剛好…」歌聲響起,妳朝音樂的方向看過去,看見的是鵝黃色的鳥

兒在學長肩上停留。

  雲雀恭彌伸出手指,戳了戳鵝黃色的鳥兒。

  「那、那是校歌吧?」妳沒記錯的話那鵝黃色的鳥兒是近來很有名的委員長寵物

,叫甚麼豆的。

  「嗯」
  「校歌、校歌,很好聽」
  「嗯」
  「……學長的畢業典禮上,會播嗎?」

  雲雀恭彌看了妳一眼。
  卻沒有當初那種獵物被獵食者盯上的感覺了。
  妳只覺得臉像火燒一樣,好燙好燙。

13.

  妳偷偷的罵自己是白癡笨蛋豬頭。
  明明有想講的話可是卻一句也說不出來。

14.

  最後雲雀恭彌沒有回答妳那個畢業典禮上會不會播校歌的問題,他只是瀟灑的站

起身,瀟灑的留下一個背影在妳最後的記憶裡。
  或許這就是所謂的緣分。

  三年級的畢業典禮上,妳沒看見雲雀恭彌。
  妳知道這是因為他不喜歡群聚的關係。
  但是妳卻偷偷的希望這是因為他根本沒有要畢業的關係。
  雖然那根本是不可能,因為妳早就偷偷看過了畢業生名冊裡面有他的名字。

15.

  不過最後。
  妳聽見了並盛校歌。
  然後,妳哭了。

  沒有理由。

FIN.


好啦結尾很虛我知道
可是你們要知道我沒有寫過家教×自創的阿阿阿
所以不要管結局虛不虛了,給我感想就是了(被巴飛)

既然有機會我就給點人設好了
誰知道這丫頭以後會不會出現機會很低就是了

伊藤由佳。二年級生
成績普普體育普普,興趣就是抱著便當到頂樓吃。
不要問我她有沒有在暗戀雲雀嘿
因為這小孩不是為了我設的而是替阿加設的
不過下次出現時個性恐怕就不同了的這個孩子

然後有這個機會我就順便把學姐資料扔上來(毆飛)

桐谷音。三年級生
一樣成績普普體育普普,興趣喝檸檬紅感嘆三年級時光還有跟友人打聽八卦打發時間
標準米蟲學生。不知道甚麼時候養成偷窺個性了這個孩子有點糟糕

創作者介紹

一滴眼淚,就是全世界

mukuro1105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月月
  • 不公平...(滾走)
  • 不公平個屁啦XD
    我只是沒把送你的貼到我這裡
    而且妳超難寫耶 囧

    mukuro1105 於 2008/08/28 10:05 回覆

  • + +
  • 很棒(拇指)
    我看完沒什麼感想啦其實

    我想起我一看完時想留什麼了
    那我要說囉!!
    雲雀到底幾歲啦(大喊)
  • 沒甚麼感想
    妳很好 以後不要寫給妳了啦(哭跑)

    喔。
    雲雀的年紀一直是個謎(靠)

    mukuro1105 於 2008/08/28 10:06 回覆

  • 月月
  • 有很難寫嗎(絞手指)